致天下雜誌總編輯吳琬瑜的一封信

KarenYu_1060816-SEtour01_mori-78

 

致天下雜誌總編輯吳琬瑜的一封信

最新一期天下雜誌刊登一篇報導「許毓仁vs.余宛如 誰能當新創界有應公?」此文提到關於我個人的意見,有些部份我虛心接受,但有部份內容來自一些謠言,我必須加以澄清。

 

(1)關於我只推動公平貿易認證的謠言:

 

倫理生產與消費是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SDGs)的重要項目之一,其中包含了公平貿易,而要實踐倫理生產與消費很重要的關鍵在於透明度,當然也包含公平貿易。公平貿易認證的運作核心就是以可追溯(traceability)與可責性(accountability)來維持商業模式的透明度,進而獲得消費者的信賴感。

 

多年來我不只推動公平貿易,還包括倫理消費、食物革命、責任零售與社會企業,我一貫秉持著這樣的精神期望每個參與者要以提升透明度為自我要求來獲得消費者的信賴感,而不是將「公平貿易」或「社會企業」的作為行銷工具。

 

那些批評我只推動「公平貿易認證」,其實真的誤解,我參與很多的推動都沒有認證的,而且認證不是為了要向誰獲得認可,只要組織運作夠透明,能得到消費者的信賴,有無認證是沒有差異的。可是倘若該組織不想遵守認證的規範,又不想提高透明度來獲得消費者的信賴,只想用公平貿易來作為行銷工具,那得不到市場認可能怪誰?

 

(2)關於聚落遴選廠商不公與逼迫社企搬遷的謠言:

 

生態綠承接社企聚落之初,社企聚落就組成了一個包括產、官、學的15人「社企聚落發展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成員都是社企界的一時之選。無論是場地租借辦法、團隊招募辦法、進駐審查的書/面審,都是以委員會的共識決來決議,而生態綠沒有佔任何一個委員會的席次,只是委員會的秘書處,負責聯繫召集會議、整理會議紀錄,以及執行委員會的決議。所有場地租借辦法、團隊遴選辦法與過程都是經過委員多人開會與共同決議的,跟生態綠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們能理解落選者的心情,但若因此就怪罪執行團隊甚至以抹黑的方式是非常政黑的。

 

(3)社企聚落每期招募團隊都是以半年為一期,這是與許多民間加速器或民間育成中心都一樣標準,目的都是在於讓有限的資源被充分且集中的利用。半年為期是招募公告與進駐合約都有清楚載明,且事前公開明確告知。金華街的社企聚落於去年中提前半年終止,第三期進駐團隊的半年進駐合約從年初到年中也已經履行完成,社企聚落本來就沒有提供繼續進駐的義務,進駐團隊也有搬離的義務,何來迫遷的情事?迫遷之說,根本是無中生有。

 

金華街社企聚落的提前終止,所有進駐團隊都沒有受到任何損失,唯一有損失的是負責營運的生態綠團隊。將生態綠說成加害者,根本是顛倒是非。

 

天下作為資深的財經專業媒體,不應在未經查證就引用公信力低落的八卦媒體、甚至成為網路造謠者的傳聲筒,若傳統媒體不能秉持專業來過濾網路謠言,甘於協助網路政黑文化的推波助瀾,若傳統媒體的價值淪喪進而失去市場與消費者的信賴感,那是傳統媒體自掘墳墓,決不是網路媒體的威脅。

 

(4)最後,根據此篇撰稿記者盧沛樺對我們國會辦公室寄發的採訪題綱,主要是談我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推動金融監理沙盒等法案的過程。其中有一題,問到我與國民黨立委許毓仁的競合關係,我的助理已明確表達,我基於與許毓仁委員的朋友立場,不希望有進行任何比較而傷害彼此多年友情,這一題不做回答,盧沛樺也允諾。

 

但事後見刊時,盧沛樺通篇以我與許毓仁的競合關係大做文章,完全違背先前對我們國會辦公室作出的承諾,更隱瞞此一新聞角度的設定,實在令我有被欺騙之感,挫傷天下雜誌創辦人殷允芃建立不易的媒體信譽,令人感到深深遺憾,也希望此篇報導沒有對許毓仁委員造成困擾。

 

One thought on “致天下雜誌總編輯吳琬瑜的一封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